道氏理论25-特有的预测功能

有两个华尔街。一个是现实中的华尔街,在各种各样的错误 认知之后,人们对它的看法正在逐渐取得一致;而另一个是虚构的 华尔街,是喜欢制造新闻的报纸和寻求支持的政客们所描述的华尔 街,是经过错误的戏剧化阐释的华尔街,其中的人物并没有比50年 前老派戏剧中的人物显得更加真实^——这些被丑化的形象在屏幕上 总有一个令人吃惊却很无知的对手。我们在第二章中己经很好地介 绍了这种很流行的错误观念,也就是电影中的华尔街。

有一种非常错误的观点认为,操纵行为能使那些主流的股市运 动出现偏差,并因此对股市晴雨表的实用性产生了怀疑。我本人在 华尔街摸爬滚打了26年,此前还曾对伦敦股票交易所、巴黎股票交 易所,甚至1895年约翰内斯堡的“在夹缝中求生”的投机活动猖獗 的黄金市场有实际的了解。这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但是在所有这些经历中,我不记得有哪一次基本的市场运动是由操纵行为推动 或引起的。假如这些话还不能说明,无论在主要运动的最后阶段过 分投机或过分变现的倾向多么严重,所有的牛市和熊市都会在其形 成的过程中到结束以前被基本的商业事实证明是合理的,那么这些 话仍然是徒劳的。

这一表达霸气十足,但是其中包含的基本道理是可信的。当詹 姆斯• R•基恩决定为那些能够建立联合铜业公司却无法使其股票流 通的人推销22万股股票时,根据估算他应当至少卖出70万股这种股 票。他把价格抬高到票面价格以上,为他的雇主实现了 90〜96点的 净利润。这是一次比较小的股票集资活动,但是让我们假设这次确 保基恩成功的整体牛市是由某个辛迪加制造出来的,它比股市中曾 经出现的任何辛迪加都要大并且拥有所有大银行机构的支持。我们 再进一步假设,这个超级辛迪加有能力忽视被我们的铁路和工业平 均股价指数选中的40种股票以外大量活跃的股票,并能够拒绝所有 合理的公众观点。我们还假设,它为使价格上扬而囤积了不是22万 股而是百倍于此的股票,这与它以前的所有活动和信念都是相违背 的,却奇迹般地没有引起公众的怀疑。

所有在小学教室里学过二加二等于四的人都会发现,我们面对 的是在数学上就不可能实现的假设。这个辛迪加肯定不会满足于低 于40点的净利润,假如它能够自己建立起一个广阔的交易市场(就 像基恩为联合铜业公司所做的那样),它自己的实际交易量就将达到1.2亿股左右的规模,即使按票面价格计算,这些股票也意味着几 十亿美元的融资活动——如此巨额的资金实际上将迫使有关大银行 放弃别的一切业务,集中精力为辛迪加的运转做事。就美国现存的 银行系统而言,这种辛迪加在任何时候都无法完成这个工作,即使 是其中的一部分也无法完成。难道有人认为联邦储备系统的帮助会 使这种蕴藏着恐慌的活动成为可能吗?

辛迪加中的每一位富有的成员必然己经拥有大量的股票、债 券、房地产和工业产业,因此考虑到相应的熊市中的情况,这一切 就显得更加荒谬,我本人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当基恩在一次巨大的 牛市中独自发行了美国钢铁公司1/25的普通股票时,他拥有强大的 标准石油集团全部富翁和实权人物的支持。当他发行美国钢铁公司 普通股和优先股的时候,他的后盾不仅包括伟大的摩根银行的影响 力,还包括加入这个钢铁联盟的每一个集团,以及公众普遍存在的 对这次钢铁生产和交易神奇的甚至是史无前例的扩张的正确判断。 但是即使拥有这些支持,他能把自己的成绩扩大一百倍吗?研究股 市晴雨表以观察主要运动的商人、银行家和制造者们能够完全排斥 这样一种观念,即操纵行为能够改变主要运动。

假如说华尔街是个总蓄水池,收集着全国每一条细小的资本 流,那么它也是个票据清算中心,处理着关于商业事实的每一条信 息。我们应该不厌其烦地强调,股市的运动是从这些积累的信息中 演变而来的,这些信息的范围包括建筑和房地产、银行结算、企业破产、货币状况、国外贸易、黄金流动、商品价格、投资市场、农 作物状况、铁路收益、政治因素和社会条件,所有这一切还与其他 事物有数不清的关联,每个因素都会对股市产生微小的影响。

由此可以看到我们在前面讨论中提出的论断是多么正确:在华 尔街没有人能了解所有的事实,更不要说这些事实的含义了。但是 公正而无情的股市晴雨表却像水银柱记录大气压那样把它们记录下 来。股市的运动从来不是偶然的,而且我记得我曾经指出,歪曲股 市的运动以进行欺骗是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的。这一切必然是受某种 定律所控制的,我们现在的目的正是要看看自己能否有效地把它归 纳出来。乔治_ W •凯布尔在多年以前曾经说过:‘‘我们所说的机会 或许就是某种定律的机理,这种定律如此浩渺,以至于我们一生中 只能一两次触摸到它的轨迹。”

我们不必让自己在宿命论和先验论的泥沼里迷失,也不必认为 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忏悔是一种荒唐行为,或者将生命看作一个 接一个的令人诅咒的事情。但是我们需要知道一点,命令是上帝的 第一定律,而股票交易所或其他地方总是遵守这个定律,即使个人 的智慧并不足以认知和掌握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