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氏理论26-操纵行为和专业交易

读者或许需要在此处停下来想一想,我们此前以精确的道氏理 论为基础提出了多少种推论,又有多少种推论可以被我们所证明。 我们很高兴地发现,他精确地指出了在股票市场中同时存在着三种确定的运动- 上升或者下跌的主要运动、不时打断主要运动的次级回调或反弹、无法进行计算的日间波动。我们也很高兴地发现, 事实证明一定时期内的买卖交易处于一个狭窄范围内——我们称之 为“线”,随着买卖交易天数的增加而扩大——这意味着股票的囤 积或抛售行为,而随后的价格运动则表明市场中的股票是稀缺还是 由于过分供给而处于饱和状态。

但是我们还可以走得更远。我们仅从前面的章节也可以发现, 每一次主要运动都会被随后的市场走向所证明。它既不需要也不会 受到操纵。因此市场似乎经常与商业状况背道而驰,但这只是因为它的有用性可以由此达到最大,它实现了真正的预测功能。它告诉 我们的不是今天的市场如何,而是未来的市场将会如何发展。己为 人知的新闻是没有意义的新闻,广为人知的信息己不能成为市场因 素了,除非是在恐慌的情况下,因为此时的股市己经被突如其来的 事件搞昏了头。

当上述文章在全国性金融周刊《大亨》上以系列形式发表后, 我在观察晴雨表的基础上于1921年9月18日在其中加入了下面这个 推论,摘录的这段文字就是在这一天写完的。它发表于1921年11月 5日。这不是猜测,而是根据正确的假设得出的科学推断,它正确地 指出了市场基本方向的变化。

“有一个相关的例子可以用来检验目前的市场运动情况。向来 都有人要求我为股市晴雨表的预测价值提供证据。股市目前的活动 似乎预示着情况将向好的方向发展,尽管现在的情况是欧洲金融状 况令人沮丧、棉花生产遇到灾难、通货紧缩造成种种不确定性、我 们的立法者和征税者无原则地选择了机会主义以及战争狂热带来的 后遗症——失业、采煤业和铁路业的不经济的工资制度——所有这 一切都笼罩在我国商业的头上。我一直认为产生于1919年10月末和 11月初的熊市在1921年6月20日达到了最低点,20种工业股票的平均 股价指数是64. 90, 20种铁路股票的平均股价指数是65. 52。”

当1921年8月最后一周开始的时候,两种平均股价指数达到新的 最低点,这似乎意味着熊市的回归。然而《华尔街日报》根据两种平均股价指数应当相互印证的理论在8月25日指出:

“就平均股价指数而言,它们根本不能让人树立起牛市的信 心,但是它们也没有联合起来显示出基本的熊市运动的确定性回 归。”

当时的铁路股票正在形成一条“线”,在底部出现了一次不超 过1点的技术性跳跃之后,这条线重新得到恢复,并没有出现新的最 低点(可以表明基本的熊市运动的确定性回归)。9月21日,随着铁 路股票这条(可能性为)囤积线的持续发展和工业股票确定性反弹 的出现,《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研究价格的运动》。文章指 出:

‘‘认为我们正面临一个难熬的冬天的说法是不恰当的。假如 我们不能超越这种暂时的情况而看得更远,则股票市场是毫无意义 的。它似乎预言总体商业基础将在春天得到改善,基本的牛市阶段 可能正在形成。”

此时的工业和商业股票都已形成了一条发展良好的囤积线,而 且前者还出现了明显高于前次反弹的最高点。《华尔街日报》在10 月4日分析道:

“根据多次验证的分析股市平均股价指数的方法,只有当工业 指数下降8点,铁路指数下降9点,或者指数低于6月20日的数值时, 才表明一次熊市运动的回归。另一方面,铁路股票目前的指数只需 上升1点就可以表明两种指数都达到了新高度,从而意味着一次基本的牛市的到来。工业股票早己达到了这个阶段,而且两种指数都显 示出一条非常明显的、清晰的囤积线,它随时都可能表明市场缺乏 流动性的股票供给。”

这篇论证严密的文章在结束段指出:“价格之所以低,是因为 批评家们的论证的所有悲观因素都已被折算进价格之中。当市场被 意外事件所迷惑时,就会出现恐慌,而历史证明这种情况是很少发 生的。今天的所有悲观因素都已为人所知,并被认为是很严重的。 然而股票市场的交易基础并非今天的一般常识,而是适用于数月之 后的状况的专业性预测。”

让我们把查尔斯•道在20年前的《华尔街日报》上写的一番话 与此对照一下。他在1901年7月20日的这篇文章中说道:

“市场并不像一只在风中摇摆不定的气球。从整体上看,它代 表着一种严肃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努力,那些有远见、信息充分的 人正在试图让价格与现存价值或在不久以后将存在的价值相适应。 出色的交易者所想到的并不是价格能否被抬高,而是他想购买的资 产价值能否让投资者和投机者们在半年以后以高于现有价格10〜20 个百分点的价格买进股票。”

请注意利沃莫尔巧妙表述的思想与超然、公平的查尔斯•道的 更完善的定义是多么相近。伯纳德• M•巴鲁曾在战后就他获利颇丰 的一次市场行为在国会委员会面前进行演讲。他用最简洁的方式证 明,他只是分析了已知的原因之后预见到由此可能对市场产生的影响。他证明自己并没有得到所谓的“内部信息”,也没有哪位华盛 顿政府部门的雇员向他出售过秘密情报,所有了解他的人都不会提 出这个问题。华尔街认为这种秘密消息几乎没有价值。它们可能会 在个别股票上具有不正当优势,但是完全忽视它们也不会造成多大 的损失,虽然它们通常并不像它们的卖主那样毫无价值。

所有罕见的天才都会因其稀有而得到巨大的回报。认为市场就 是赌场的业余人士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总是患得患失,受到损失 时继续持有股票,而当市场如其所愿上涨时却见好就收。他妒忌投 机者,认为他们的被子有问题或者在纸牌上做记号,但是这些人的 方法与他正好相反。无论他们多么相信自己的判断,一旦市场提出 不同意见或者不能证实他们的推断,他们会立即从中撤出。正如古 尔德经常表现的那样,他们可能把市场甩得太远了。我在华尔街遇 到的最精明的人是一位刚刚过世不久的教师,这位古典式的学者以 收集古币为乐,但是他的事业却是投机。他并未在股票交易所大厅 中占有一席之地,也未与所有经纪人结为合伙关系;他只是个投机 者,坐在公共报价牌前或者股票报价器的旁边。然而这个人凭借其 判断、研宄、谨慎的神经以及(最主要的是)迅速纠正错误的决心 每年至少挣得3万美元。他去世时年纪己经很大了,留下了一笔可观 的财富和他收集的古币,这些古币现在也己经价值不菲了。

他根据自己对价值的分析选择股票并研究市场运动。他总是根 据自己的意图满怀信心地买进股票,假如市场运动不能如其所愿,他将毫不犹豫地承受上千股股票下跌2点的损失。在这种时候他总是 认为,假如不退出股市而采取一种客观的态度,他就无法形成一个 正确的判断。他最初的资本只够培养一名医生或律师或者让他们开 始执业的费用。他对自己的事业极为专注,但绝不自私:在牛市的 初期总是关注于股票,当牛市结束后通常到欧洲旅行以收集古币。 他并不是个特例,我还能指出许多像他这样的人,但是我绝不建 议所有人进行投机活动,即使他的毅力足以满足这些要求。假如你 拥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并且这个事业可以让你从不可预知的事件中 得到满意的利润,那么为什么还要投机于股票呢?我是不会这样做 的。

本书至此己经讨论了一些智力性问题和许多不相关的问题,其 中之一兼具这两种性质,即专业投机者是否为经济所需要的问题。 我不打算把它变成学术上的经济学争论,更不想把它变成抽象的道 德问题。我只是真实地介绍股市晴雨表及其具有的巨大的实用性, 因此有必要解释它绝不复杂的机制。它既不像简陋的三脚水银柱那 样简单,也不像高度完善的无液晴雨表那样复杂。至于我本人是否 愿意成为一名专业投机者则是题外话了,因为我们不需要经过2400 年前的古希腊式的逻辑推理也可以明白,浪费时间的事是不需要争 论的。

分配的重要性绝不比生产低,而华尔街的最大作用就是对资 本进行分配。专业投机者的作用就像锅炉的压强显示柱一样。华尔街是这个国家金融行业的巨大发电厂,我们需要知道气体的压强将 在何时超过锅炉的承受力。请不要弄混了我们在此处使用的暗喻, 每个人都需要有安全阀门。股票市场的作用还有很多,而无论专业 投机者出于什么样的个人动机,他都是这个机制必不可少的组成部 分并且是有作用的。他也许会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很富有,但这并不 是什么问题,除非我们接受道德至上的教条,把个人财富当作可耻 的事情。另外还有一种教条认为,财富及其产生的权力只会带来妒 忌而非竞争,假如我们不能合法地让每个人都富裕,就应该合法地 让每个人都贫穷。也就是说,要完全取消股票交易所、废止股票交 易。但是,只要股票交易还存在,我们就应该学会理解它。在此过 程中我们也许就能够找到可行的方法,改进我们的晴雨表并使它更 加有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