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与做股的九大“胡扯”

[原先题目是“十大胡扯”,今只扯九,余一让大家另外“发挥”。]

我的钓鱼落水与做股入场几乎同时,都在1994那一年,算来有十四年之久。本人一向不赌,在市场中也多做长线,故不用一般人的“炒股”为词,诸位读成“炒股”请自便。近日有许多网友邀约人群聊股,本人性直,说话多“没遮拦”,随口出了许多胡言,内中多与钓鱼“牵强”。周六依例到郊处某水库垂钓,整个半天竟无一鱼咬钩,手足极闲。百无聊赖中,把十数年来的做股心得在腹中理理,发现竟与钓鱼十分相通。今日稍闲,遂用键盘敲下这些文字,或者于诸位有用。因二者或有“牵强”,故取篇名曰:九大胡扯。

胡扯之一:做股入市先观势,钓鱼出门早看天大凡外出垂钓,当出门之前,没有哪个不先打开门窗,抬头“朝天东南”。如果当时或将要风雨如磐,我看没几个会照出不误。更有特别小心的,前一天就作了“夜看西北”的预算。

做股票也一样,凡是入市投资者,应该订报阅报,关心天下大势,以把握时机,指导自己的买卖动作。否则,必亏多而赢少。除了天天看报外,我有两个必读,一是每五年一次“十几大”政治报告,二是每年一次的政府报告。而且还得连续读报,不连续极难看出其中的变化。特别是有一些是“微小”的变化,如“从紧”与“适度从紧”、“又快又好”与“又好又快”,等等。胡扯之二:想获鱼,定先撒香饵;不亏钱,莫要信黑驹一般下钩垂钓,哪个不想获大鱼?于是,便想法设法诱鱼咬钩。但是,鱼虽是与“愚”字同音,可绝不愚蠢,特别的大鱼,贼精着呢。有经验的钓翁们,必绞尽心脑,事先“炮制”好极香极甜的鱼饵,目的不言自明—引诱贼精的大鱼来咬钩。

股市上也有许许多多的渔夫,不单下钩,甚至于结网而待者不少。于是,什么黑马白马股、潜力浮力股、资产重组股等,不一而足。又或者说,某公司下半年利润大增,第几大开会,什么运动会将开,等消息四处流传。老调子虽是一弹再弹,而上当者依然是前赴后继。用某种角度观察,股市实在是个斗智场。将心比己,你若有大资本,可玩控市场,也有把握消息的专利权,大概不会不精心“炮制”消息的。所以说,最香的饵料里面,往往藏有利钩!小心啊!股海中觅食的小鱼儿!

胡扯之三:下钩地点测深浅,入场时机看升跌钓鱼界有谚语云:深塘钓浅水,浅塘钓深水。意思是,水体是多样的,有深塘也有浅塘。且同一个水体大多也不平整,有深处也有浅处,得反向选点下钩。道理其实很简单,深的水体里,阳光达不到的水底深处,生出可吃的东西不多,鱼儿必大多数往浅水处觅食。反之,水体较浅的,比如是一尺两尺,鱼儿看得见钓鱼人的活动,必见人来而鱼跑,跑哪里了,当然是水深处。何为深?何为浅?总以一到两米为界。比如,一般养鱼水塘,水深大多在一到一点五米,边上往往不足一米。这时,钓鱼人得把钓杆尽量往塘中间伸,那里水较深。如果到大水库钓鱼,水壩附近往往深达十米,水底下一片黑暗,你下的鱼饵鱼儿找也难。这时,最好跑到水库末端附近,那里的水较浅,鱼儿爱往那里觅食,你到那下钓,上鱼率必高。

股市总有个“大势”,所谓之“牛市”“熊市”,又所谓升久必跌,跌久必升。当牛市来临时,证券营业部人满为患,想找个座位也难,街头巷尾和茶楼酒馆,人们的热门话题总离不开“谈股论金”。于是,作为职业人的你,当知道“大牛市”来了的时候,往往升势已走了一大半。此时,你自然对钱财没仇,自然也就不会白白放过“发财”机会——于是入场买入股票。既入了场,当然会听说原前许多发财的事例,某某和某某等人赚了两倍。于是,你小心地定了个赚百分之五十的目标。殊不知,大势接近尾声,你的股票往往是升到了百分之三十或四十又回头,总上不了你定的目标值。结果呢,就在你“再等下一波”的时候,大势便转向了,一波比一波低。若没有个“见好就收”和“打不赢就走”的良好心态,高位套牢的人们里面,就有你一个。反之亦然,当“大熊市”到来,人们心灰意冷,证券营业部里冷冷清清,里面的人们三三两两,在那里下棋打扑克。2006年国庆前便是如此,那个时候,有哪几个想到入市买股票?如果你深谙“深塘浅水,浅塘深水”之道,毅然赴市人场,过些年月,哪怕你是买了最差的股,也能赚个一倍半倍。

胡扯之四:钓鱼只能当副业,做股应该有正职

钓鱼会“上瘾”,这是真的,我就是一个。当大冬天鱼极不好钓的时候,周日休息天里,只要天色好,不钓鱼也要骑个破车到郊外转悠转悠。如果天色不好,也要把鱼具包翻出来,在厅堂里摆弄摆弄,修修这个整整那个,不然会有一个礼拜没精打采。但是,上瘾归上瘾,原先的职业岗位一定得保住且要干好,力争升职加薪。不然的话,职业丢了,腰里没钱,还钓个屁鱼,哭去吧。

做股票同样,也会“上瘾”,赚了还想多赚,亏了又想返本。特别是有人一上场遇上“大牛市”,一买就涨,三天两头赚了成百上千的,以为自己是个“股神”,“心理素质”一下子膨胀,以为不出三年,敢与李嘉诚比富。于是,把那一个月才得八百一千的职位辞了,或把自家的小店铺盘出去,做个职业股民。谁知好景不长,一两年后,牛市转熊,股神不神,于是慌了。结果是,越慌越见鬼,天天地赚两亏三的,又没个职业薪水来源,从此陷人泥淖难得翻身。不如学个“狡兔三窟”,至少也要两窟。正经职业干着,每月小薪水拿着,小股炒着,一旦遇上熊市,或者一个不小心,操作连续失利失误,套就套吧,三年五年的与庄家耗,总会有个出头之日。

胡扯之五:钓鱼撒窝应该做,买股打高不算傻

钓鱼在选好点后,必先用香饵抛撒到水中,让你准备下钩处形成一个吸引鱼儿来集中觅食的“窝”,然后收获量必大。这不是浪费,须知你不撒点鱼食,鱼们凭什么要到你那里转悠继而咬钩?而且,也不能简单的大团大堆地抛,得稍为撒得“散”一点,大约一两个平米范围左右。让鱼儿闻着吃不着,或吃得不“爽”。当你的一小团藏钩的香饵,在那个范围里一放下来,鱼儿自然会以此为下嘴的“首选”。于是,漂沉手提鱼儿入箩。撒食打窝也不是一次就完,得分多次,让鱼儿一整天都在你设定的选点打转。

做股票也同理,没有一个人是从来不亏过钱的,也没有一个人每次总是买到最低价。亏了钱不算什么,总结经验就是了,股市上亏钱不是最痛的,最痛的应该是,亏了都不明白因何而亏。或买到较高价的股时也不算傻,其差价就等于是“撒窝”。精明的股家总是“分次”,先买入一部分看看,再跌再买,把平均价拉低。比如,十块钱入两手,看看跌到九块再人两手,再跌到八块又入两手,一平均成本价是九块,不算最高,为以后的赚钱打个好基础。反之,卖出也可以这么做分次出卖,把平均价提高。所以,做股票不会总是亏或总是赚,要善于总结,敢于“打窝”,在这种风险处处和危机四伏的股海中,能够亏二赢三就是高手了。

胡扯之六:出门钓鱼应该多带杆,人场炒股岂能少备钱

出门垂钓,一般工具包里至少得备三套鱼杆。我一般分别是,一支长手杆,约六米。用于农民一般鱼塘,可以尽量伸至水体中央,那里水较深,易藏鱼。一支短手杆,长约四米,用于树荫下垂钓,这样不易为头顶树枝阻挡。最后是一支海杆,并备有铅坠和铃铛。此种鱼杆原是海边钓鱼用的,一甩可飞出三十到五十米,可避开在浅海边,哪怕你伸出一丈,那里的海水也只得一两尺深。用于陆上水体钓鱼的海杆,作用有二,一是在特别大的鱼塘垂钓时,可以甩到鱼塘的中央。二是万一不小心,手杆被鱼儿拖下水,可用这带钩的海杆甩出,把手杆钩回来,否则就要下水捞。多备鱼杆除了以上作用外,还有一大用途是,万一上鱼太大,加上操作失误,杆折鱼跑,你还有备用的,才不至于中途退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入场做股也同理,得多备两手或几手的资金,就像出门垂钓时多备鱼杆一样。在股海中沉浮,绝大部分时间得有“备用金”,不要一下子把有限的“小本钱”全甩出去。另外,也不可以把全部“身家性命”全部泡在危机四伏的股海中。我主张实行“三三制”,且是多重的,除了资金数上外,操作上也“三三制”。一般应该是,全部的“家庭浮财”或“私房钱”分作三份。一份作家庭长备金,主要预备着家中计划外的大开支,如生病和意外伤害等。一份作日常生活开支,家庭生活嘛,总是应该是愉快的。不可以为了炒股而“吃糠咽菜”,营养不良会令你脑力不济,从而在股海中连连失误。最后的第三份才是下海搏杀的“革命本钱”。

这么一来,你的三条支柱可以稳打稳扎,处变不惊,可以像游击队那样,与庄家耗,打持久战,最后胜利必定是你的。不然的话,股海里永远在波动,所有的上下都会令你心惊肉跳,那可是全部“身家性命”啊。万一被套牢,往往是三年五载的,天天担着小心,夜夜失眠,那绝对划不来。从物理学上看,三足支撑是最平稳当的,无论是平地板还是不规则地面。从战争理论上(股海就是最为诡谲的商战)看,几乎所有的军事学校都要会教你,每战必留出一定的“预备队”。这时第一个“三三制”。

第二个“三三制”则是,用来下海做股的那一份本钱,也得分作三份。先说长线的做法(我从来主张散户小户最好做长)。无论买入卖出,都分三份来做。买人时,你不是神仙,不可能总会是以最低价买人。当第一次买入某股后,价还在下跌,你只是用了三分之一钱,可以再加三分之一的钱,在低位再买人,摊低成本;如果不跌了,就用这三分之二的钱去博取利润;若是再下跌,你还有最后的三分之一后备,还可以再摊低成本。反之,卖出时也同理。股市上升不会是直线的,总在波动中涨价,所谓一山还比一山高,你很难以最高价卖出。咋办,还是“三三制”。先出掉三分之一,看看还在升,再卖出三分之一;余下最后的三分之一后备,不妨把“胆子再大一点”,多持股一段时日,争取以更高的价格卖出。这样算来,你总会是比一般人的“一锤子买卖”成本低一点,卖出价也高一点,胜算也就会大一点。如果你不是做长线的“忍者”,可以一份做长线,一份做短线,一份做中线。这样可以兼收长中短三利,时时得炒股之乐,又不失稳妥之效。

第三个“三三制”最简单,几乎人人都懂,那就是最普通的“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股海实战中,往往是消息满天飞,今天是钢铁股好,明天是旅游股优;这个说某股有潜力,那个说某股会上浮。你整天里耳朵嗡嗡,心里毛毛,人非圣贤,总会判断失误。怎么办,还是“三三制”。就是说,无论人家说哪个或哪种股好,都不要全仓单一。最好是分别人三种或以上的股,只要认真花点时间判断,一般能两好一差,最终平均还是买上较优的股。万一判断错了,三个股全军覆没,那是“天收你”,神仙也难搭救。“三三制”说完了,余下的由大家发挥。总之,要学着出门钓鱼时多备鱼杆一样,时时保有“备用金”,做到有备无患。

胡扯之七:抓大放小活菩萨,赚些捐点真神仙

外出垂钓有时会有大收获,现时潮流兴“小家庭”,吃不了这许多,咋办?有人说“送人”。但是,回城时往往天快黑了,送人有点麻烦—朋友们大多晚餐快备齐,甚至上了桌——钓鱼高手多不会全“送人”。我呢,一般是“抓大放小”,自家定了当日“标准”,将不达标的小鱼放生。如此一来,“鱼”乐融融,好日子长着呢。

在股市也应学着这么做,每有大行情,且踏对了“舞步节奏”,顺风顺水地小赚了一笔,不要全吃,从中抽出一点,捐出来给社会慈善事业。这个一点是多少?各自定比率吧,多少无所谓,我的是百分之三,这个“三”就等于将小鱼“放生,’。这个“赚些捐点真神仙”法,是听一位台湾商界朋友在十四年前说的。他没说什么道理,只说“李嘉诚和比尔.盖茨们,除了是富豪也是善长人翁,所以发了又发”。我的分析是这样,股市是个危机四伏的所在,其最大特点是“无规律”,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左右着盈亏。但是,股市“专收精仔”是铁律——越贪心者越亏钱。要想在股市上赚钱,一定得戒贪。最简捷的戒贪办法是,凡获财不要全吃,从中抽出一点,捐出来给社会慈善事业。我有个股市口诀是,“以贪财奴的心态人市,用慈善家的胸怀出场”。

胡扯之八:下钩垂钓贵专注,入市观势忌分心

任意水体总有许多鱼种,你总不会样样都想钓上,必须事先定一两个目标品种。然后按目标决定用哪支杆,哪组钩,下何种饵,下钩定在上中下哪个水层,等等。最后,全神贯注于鱼漂的沉浮,按鱼种的咬钩规律,随时决定提杆取鱼的时机。否则,你会顾此失彼,手忙脚乱,最后以失败告终。

上市公司有两千家之多,行情千变万化,所谓“花多眼乱”。你不是三只眼的二郎神,也不是千手观音,所以我主张“专注”。我的做法是,深沪两市只看深圳(你可以是上海),上千家公司只看20家,并长期跟踪。然后,每一个时段“重点选看”不超过六家。最后,每次买卖操作不超过三家。理由是,长期追看可以明了它们的历史变化,从中看出其股价轨迹。如,美的电器去年价曾至66,现价是23,你别以为跌价三分之二,其间曾有两次送配(拆细)。还有,每支股票都有一定的上下规律,即所谓“箱体”,看久了会发现其“节奏”,你就可以踏准“舞步”,然后“满场飞”。当然,只是一个时段,随时间的推移,还要进行分期分批“更新”。

胡扯之九:郊野钓鱼,心手相应;股市冲浪,天人合一

身处郊野,天高眼阔,要的是身心放松,得不得鱼倒是其次。高手取鱼,往往于一收一放之间,全无半点紧张和“操作规程”。我初学垂钓时,总想问师傅“漂沉了,得提杆吗”。回答:你看着办吧。其原因是,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手快或手慢”,这个“得与未得”没个准头。练长了,我终于“悟”出个“心得”来。“悟”要用心,“得”不得全在于“心”,所以小标题我用了“心手相应”。

在股市上也有同样道理。平日里与朋友“谈股论金”,总有人想问出个“秘籍”。其实哪里会有这个呢,如果有,世界上就没有“穷人”了,有人或者会说“不是有书吗”。我答之曰:那些书只是西方健全股市的“总结”,于我国的股市并不合用。书上有“牛市熊市”,我看咱的只能说“猴市鹿市”。所以,我说书不可以不看,但那只是个“人门”,知道股票是怎么回事就可以了,没必要去“深研”。如果一定要学书,学“线”一条就够了。所谓“线”,其实就是“平均价”。有三日线、五日线及月线等,也就是多少日的“平均价位线”。注意,这不是算术平均,而是几何平均价。经济学告诉我们,市场价一定围绕成本价,所以这些线可以用来预测“将会回归”。至于何时回归,得看“势”,那才是最难的,不如放弃。所谓“几日线”,用得最多也最基本的是“回归方程”。其基本算法是,用每日价与前数日的平均价之平方差,用这个得数在图上作个“点”,再连成线而成。在假设以后的各类条件不变为前提,可用于预测未来的股价或大势,关键处是“条件不变”。《孙子》曰:兵无长势,水无长形。于是,人们在“回归方程”的基础上,加些“变量,’算法,如“指数平滑”,甚至加入“天文现象”和“宗教色彩”,得出许多“变式”来。如“江恩理论”、“道格拉斯函数”等。

我认为,最要紧的是“悟”,悟出各自的“股场心性”来。然后,据你的“心性”来决定各自的“操作规程”。别人的“心性”我不好说,就说本人吧。我的心性是,既“贪心”^馋嘴”,就是既想买个最低价,又怕踏空;既梦想卖最高价,又担心被套牢。经数年实践,我总结出一条个人“秘籍”:当第三次盘算着“这个价位可以买入多少股”——坚决买人;当第三次盘算着“这个价位可以卖得多少万元”——坚决卖出。这个“坚决”来不得含糊,必须是立即执行。为了这个“坚决”,我是打高5角买人,打低5角卖出,目的是一报价便成交,不让自己犹豫。至于我是咋“悟”的,在这里“坦白从宽”——记笔记。我是1994年指导“金婆”开户入市的,头两年一头雾水,乱冲乱撞,亏多赚少,曾亏得只剩下百分之十三的老本。第三年开始记笔记,一页纸分三列,一列记市场情况,一列记我怎么想的,一列记实际我咋做。三列之下记结果和教训。半年后有点心得,一年后总算有了“秘藉”,第四年不记了。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天”我不可以左右,但是“人”则是自己,那是可以“算”的。“算”清自己,然后向“天”靠拢,于是“天人合一”实现了。

胡拉乱扯总共约有六千字了。原先我打的题目是“十大胡扯”,后来想,十全十美总是不好,就扯九个吧,余下一个让各位自个来扯,或者大家比我扯得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