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浪理论之消息的价值

华尔街有一句名言:消息适应市场。意思是说,不是消息造就了市场趋势,而是市场预见并估量了某种潜在力量的重要性,这些潜在力量在后来可能演变成了消息。充其量可以说,消息是对已经起了一段时间作用的潜在力量迟到的认识。消息的出现,只会使那些对于趋势一窍不通的人感到吃惊。
驱动市场趋势的潜在力量,有其自然属性和人类行为属性,并且可以通过各种工具来度量。潜在力量如波浪般前进,就像伽利略、牛顿和其他科学家所说过的那样。通过比较波浪运动的结构和波动幅度,我们就可以精确地计算并预测这些内在力量。
任何人若想凭借个人能力解释关于股票市场的某个消息的价值,纯属于徒劳无益。这一点已经被无数经验丰富的成功投资者所证明。正流行于市场的某条消息或者某些消息,没有哪一条可以准确地说成是当前趋势的内在原因。事实上,此一时彼一时,由于趋势所处的环境情况日新月异,同样的消息对市场会有大相径庭的影响。
若对于长达45年之久的道琼斯工业股价格指数进行简单研究,就足以证明这一观点。就在这个期间,国王遇刺、战乱不止、战争谣言、大炮轰鸣、社会恐慌、企业破产、新时代、罗斯福新政、反托拉斯,以及其他形形色色具有历史意义的情绪化事件此起彼伏。然而所有的牛市都以相似的模式运行。类似地,所有的熊市都表现出相似的特征,这些特征不仅支配并衡量着市场对于任何形式消息的反应,同时支配着总体波浪趋势各部分的波动幅度和波动比例。识别和利用这些幅度和比例,就能够帮助我们预测市场未来走势,而消息无足轻重。
有的时候会发生像地震那样完全出乎人们意料的事情。然而,无论意外事件令人们有多么震惊,我们似乎可以镇定地得出结论:大众的注意力会很快从意外事件上淡出,意外事件发生之前既定的市场趋势决不会被逆转。
在这方面,有经验的交易者的保险措施就是根据利好消息卖出,根据利空消息买入,尤其是当这些消息与大势背道而驰的时候。公众通常预期市场会在不同的时期对相似消息以相同的方式直接做出反应,而这个因素往往会颠覆这种预期。
对于那些把消息当成引起市场趋势动因的人而言,他们或许会在赌马中更加走运,但要凭借其个人能力将重大消息的意义猜对就没那么走运了。新泽西州维斯特沃德市的X·W·罗福勒先生出版了道琼斯平均价格指数的图形,并以年代顺序列举了重要的消息事件(价格1美元)。对该图形的研究清楚地表明,对于同类消息,市场却有涨有跌。因此,认清庐山真面目的唯一途径就是站得更高。
战争使全世界的武力发动起来,其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它们似乎控制着所有的其他因素,并驱动着市场沿相同的方向越走越远。不同时期,战争都占据了各种媒体的头版头条。1937年8月和9月市场出现暴跌,继而在1938年3月、8月、9月以及1939年3月至4月市场再次出现暴跌,这都和战争的进展相一致。然而,在1939年9月1日实际宣战时,市场却出现了暴涨,并且放出了巨大的交易量。唯一令人满意的解释应当是,该时期波浪循环的技术特征导致了这种市场行为。
市场在1937年、1938年和1939年初,已经走完了重要的反弹,而且正在恢复战时的下跌趋势。结果是,这些“战争恐惧论被解释为看跌因素,并且只是加速了趋势下跌。另外一方面,当1939年9月战争开始的时候,市场正处于一个异乎寻常的位置。波浪走势图显示,1939年7月下旬,市场开始走入一段下跌波浪,这成为该年4月中旬开始启动的上升运动的调整浪。这一段调整浪在9月1日的前一星期彻底走完,而且事实上就在这么短暂的一小段时间之内,市场的脚步已经从8月份的波浪底部开始,轻松地上攻了10个点。
就在真正宣战那一天,市场飞速跌落到略微低于8月份波浪低谷的水平,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向上反弹。那些在8月份的底部,以及在随之而来的战争恐慌导致的二次探底时精挑细选买入股票的人,要比那些在随后的疯狂拉升阶段买入股票的人,获利要丰厚的多。后来追入的大多数投资者们,会后悔他们的买入决策。这是因为他们支付了太高的股价,却要背负极大的亏损将股票卖出。事实上,就在战争开始后不到两周的时间之内,钢铁股和其他一些主要的战争概念股就被推高到了它们的市场巅峰。此后,市场开始看空战争概念股以及战争前景,因为市场正处在一个巨大的熊市波浪循环,这一段熊市波浪一直运行到1939年的秋天才出现反弹迹象。相比而言,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对市场的影响总体却是看涨的,根本原因是1913年中期开始的市场波浪特征。
就在1940年6月初法国溃败之时,大部分人认为这场战争可能会速战速决,而且希特勒入侵英格兰基本上无甚悬念。然而,市场波浪运动在5月份(当时道琼斯工业股平均价格指数达到110郾61点)就已经显示,最糟糕的阶段已经过去了,规模可观的中浪级别的反弹阶段就要到来,此时买入股票是英明的决策,即便是在6月份的上半月来自欧洲的重磅利空消息,对市场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平均价格指数仅仅调整到了110郾41点。
在1940年11月大选时,轰动性的消息被公布于众,那就是要不惜耗费巨资进行战略防御,并且政府要对英格兰提供援助。大多数经济学家和观察评论员认为,这定会推动通货膨胀预期,激发市场买入股票的热情。然而此时的波浪运动却显示,通货膨胀预期并不会使股市受益。因为从市场波浪运动的点位来看,始于6月份的上升波浪运动已经走完,很多股票将会见到它们更低的价格。果然,接下来的市场下跌了将近50点。
很多人对于消息影响市场的观点深信不疑,这种观点充斥市场并深入人心。如果是消息主宰着股价波动,那么波浪循环就不会出现。一个人无论是多么热衷于相信消息,我都推荐他认真地研究本书图71中的波浪形态和比率,重温一下我多次强调过的那21年行情及事件的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