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心得:新股发行询价还是抬价

如果问什么投资风险最大? ——股市;如果问什么投资风险最小? —— 股市!怎么可能风险最大的市场同时又是风险最小的市场呢?这就是中国股 市的悖论。一边是风平浪静的“维多利亚港湾”,一边是惊涛骇浪的“百慕 大”,新股发行改革之前,中国股市被分成了这样泾渭分明的两级:一级市场 和二级市场。笔者曾将一级市场的“无风险投资者”比喻为解放后靠剪息票 吃定息的“红色资本家。一级市场“食利阶层”独享无风险蛋糕的特权,让 二级市场的高风险投资者…赚二平七亏。随着新股发行改革推出,投资者都 寄希望改革后的询价机制应严格按市盈率标准,不得高于二级市场的平均市盈 率。发行时就推出全流通,不留尾巴,不再留下流通比例小、锁定期过长、持 有大量大小限的机购以小搏大,制造杠杆效应,恶炒新股,为日后大小限髙价 减持的机会。结果怎样呢?
从新股发行改革后的第一单桂林三金开始,发行市盈率越来越高,新股 不败神话连续剧一出出上演,本周二,光大证券网上发行粉墨登场,其申购价 格为21.08元,发行市盈率为58.56倍。发行价再创新高,它不仅高于51倍 发行的中国建筑,同时也创出了 A股历史上第5高的发行记录。虽然它只比80 倍市盈率发行的中国远洋慢了几海里,但无疑已快得离谱了。光大证券、中 国建筑高价发行说明了什么?
1. 它说明了新股发行改革走了一回换汤不换药的过场
所谓的市场化发行使询价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抬价制,大机构操纵市场 定价,新股频频以高市盈率发行,折射出在监管层淡化了 “窗口指导”之后 的发行机制本身所隐藏着的弊端。询价机构的竞相报高价、保荐人的价格 “指导”以及上市公司融资的“底线”,造就了市场化发行成为上市公司大肆 “圈钱”的提款工具。新询价制度存在利益输送弊端,表面上看“随行就市”,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实质上是都不愿打都不愿挨,机构为了拿到稀缺的筹码, 宁可白白送给上市公司高溢价,反正上市后有二级市场的炒新族买单,让他 们又被打又愿挨。
2. 为二级市场的爆炒种下了祸根
因为网下申购要锁定三个月,不恶炒到时很难全身而退,故机构会利用 资金和筹码的优势,撮合一个更离谱的开盘价。像成渝高速,开盘价7.60 元,涨幅己高达111%,随后上演飙车大赛,当日的最高飙到320码,最高价达 15. 25元,最大涨幅达320%,成为IP0重启以来,上市首日涨幅最惊人、随 后成为跌幅最惨烈的股票,这毋庸置疑将新股泡沫推向二级市场。其祸害还在 于,在新股髙市盈率参照下,那些同行业的老股,也会群起效防而向新股市 盈率比肩,从而使二级市场再次成为惊涛骇浪的“百慕大” !
3. 成为上市公司圈钱的’‘遮羞布”
询价制一方面凸显出新股发行改革的不彻底和缺陷,同时也折射出询价 机构髙报价的黑洞。现有机制除了上市公司与保荐机构、幸运的中签者是既 得利益者之外,整个市场都是冤大头。要防止发行询价制成为抬价制,又要 保证新股以合理的价格发行,其着重点在于约束参与询价机构的道德责任。 只有参与机构真正做到了为自己负责,为市场负责,同时监管部门有必要为 询价制定一个封顶的市盈率上限,只有兼顾了市场各方的利益,询价制才不会 成为变种的怪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